shall用法例析


shall有两个词性,一是和will一样,作为助动词构成一般将来时,但是will可以搭配各个人称,而shall只能搭配“I”和“We”,二是用作情态动词,shall可以和各种人称搭配。

问题中的shall搭配the driver而不是“I”或“we”,说明shall是情态动词而不是一般将来时的助动词,所以不能和will换用。

作为情态动词,shall常用于如下几种语境:

  1. Shall he come in? 要他进来吗?(提建议)
    对比:Will he come in? 他要进来吗?
  2. Give, and you shall receive. 奉献,你就一定有所得。(强烈的许诺)
  3. We are here today to say that immoral law shall not pass. 今天在这里,我们要说:那项不道德的法律决不能通过。(强烈的要求)
  4. He shall suffer for what he did! 他注定会因其所为而遭到报应。(威胁)

总之,除了“提建议”之外,shall的其他几种语境都是表达“强烈”的情态。换用其他情态动词,或许语法上正确,但会失去了情态上的“强烈”,而这正是shall与其他情态动词的一个主要区别。

关于shall的语气之强,有一个小故事。

2015年12月12日,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巴黎闭幕,当巴黎会议的闭幕全会即将召开,各方代表手握余温尚在的协定文本步入全会会场时,世界屏住了呼吸。而这份文本险些因为一个词再蹈哥本哈根协定的覆辙。在大会主席进入会场全会即将开始时,美国代表团发现案文4.4条中有关发达国家减排承诺的段落使用了“shall”一词,紧急与大会主席及各方磋商改为“should”。因为在气候变化谈判中“shall”一词意味着法律义务,可能会导致美国国会借此拒绝批约,而“should”一词相对较弱。尼加拉瓜代表当即拒绝了美国的修改要求,各方在会前立刻开始紧急斡旋,后经尼加拉瓜总统紧急电话干预后争端才得以解决。(巴黎谈判的中方代表,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滕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