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法没有传统和不传统

教学方法没有什么传统和不传统。大浪淘沙,留下的永远是那些可用的真东西,不管这些东西是古时传下来的还是从外国传入的,也不管是被谁嘲讽和鄙夷的。淘掉的总是那些不中用的东西,不管那些东西是从哪儿泊来的,不管造了多少论文和专家,也不管被谁鼓吹和包装过。